爱奇艺戴莹:人性善恶是永恒话题,无莎拉苟萨的末日主之城完成悬疑剧探索就好

时间:2019-08-13 作者:admin

撰文 / 黄云腾

编辑 / 王晓玲

虽然已经不再算是作品挂零,但很长一段时间内,国产悬疑剧在有关于剧集风格的试验上似乎始终没能下定论:硬汉派、本格派、社会派莫衷一是。没有成功范式的前提下,你也许或多或少会在许多国产悬疑剧里看见《重案六组》和无数美剧的影子。没有创新点的故事很难得到观众买单,加上对于喜好悬疑剧的观众来说,也早已有《真探》、《犯罪现场调查》等更成熟的欧美悬疑剧可供选择。

从这个维度上来看,2017年的两部悬疑剧《无证之罪》和《白夜追凶》算是立住了国产悬疑剧的里程碑:实力派演员、过硬的剧本和扎实的表演,在那一年把悬疑剧从copy美剧变成了真实厚黑的本土化故事。《白夜追凶》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讲述了白与黑的众生相,《无证之罪》则把阴冷的东北小城基调,装到社会派推理这个最能引起中国观众共鸣的大盘子里。

但转眼两年时间过去,《无证之罪》和《白夜追凶》这样的现象级作品没有再出现,悬疑剧创新的难度也没有因此降低。毕竟政策引导在前,市场取向在后,古装、现实题材等大剧才是主流。在这个前提下,爱奇艺奇悬疑剧场最近上线的《无主之城》因此多少算是个“闯入者”。当今年的暑期档被大古装、大IP包围得热火朝天的同时,这部由杜淳和刘奕君主演的悬疑剧更像是“走错了片场”。

《无主之城》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——当一群火车乘客因为一次列车事故被困在同一个地方,会发生什么?原本在调查一宗杀人案的男主角罗燃(杜淳饰演)很快就发现,自己除了要在列车乘客中找到凶手,还要应付变异蝙蝠造成的生化危机。与此同时,乘客间彼此间的恩怨情仇、末日下爆发的扭曲冲突、以及每一集中都会插入的监视器视角,让“无主之城”就像一个罪恶与人性角逐的斗兽场,彼此追逐而充满张力。

加上AI、病毒感染者和暴风雪山庄似的剧情设定,《无主之城》看起来既像是悬疑剧粉狂欢的盛宴,也让人不免产生“步子迈得太大”的疑虑。不过该剧总制片人,爱奇艺副总裁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坦言要的就是创新,“坦白来说,市场上敢想的创意者是挺多的,但其实敢投的还是比较少,只有我们敢投这种类型的创新。因为我们有这样的基因。”为了主动“去给用户在视觉和故事层面上一些比较新颖的角度”,《无主之城》前后剧本废了10多稿,整个剧也筹备了3年多时间。

爱奇艺副总裁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

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暑期档,甜宠剧和古装剧厮杀对立,《无主之城》的上线让这部剧和背后的爱奇艺都变得更加醒目。事实上,从《心理罪》、《灭罪师》开始,爱奇艺就开始系统化地规划着对于悬疑剧创新的部署,并意识到垂类剧带来的好处:类型剧用户黏性高、付费意愿强,“如果他知道你的平台持续有他想看的内容,他的黏合度就会非常高”。《无证之罪》帮助爱奇艺在2017年成功内容输出到NHK电视台。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兼专业内容业务群(PCG)总裁王晓晖则在随后以一句“两个剧场”开启了爱奇艺奇悬疑剧场的探索之旅。在《无主之城》之前,奇悬疑剧场已经上线了《原生之罪》、《悍城》等悬疑剧。

毕竟悬疑剧创新仍然称不上破题,如何持续给到观众新鲜感就成了爱奇艺要解决的头号难题。戴莹说团队一直在思考类型剧创新,《无主之城》在这个基础上就更像是一个大型试验,“挺起飞的一个设定”。“我们实际上在前期花了很长的时间,去跟编剧、导演一起探讨。”戴莹说。因此,《无主之城》的选景挑在了台湾,这是为了更让内地观众有代入感;拍摄视角和手法则参考了电影《网络谜踪》;哪怕是悬疑剧里用惯了的暴风雪山庄式模式,在《无主之城》也联系了“没有人是一座孤岛”的精神内核映照当下的社会状态,以尽可能贴近受众的文化语境。

就此,我们和戴莹聊了聊《无主之城》的来龙去脉、悬疑剧的未来可能性,以下是戴莹与大鱼财经社等媒体的对话整理:

大鱼财经:AI、暴风雪模式和生化危机,《无主之城》这次想讲的东西很多,比起以前的悬疑剧玩得也要大,这样设计的逻辑是什么?

戴莹:其实不管是《无证之罪》,还是《悍城》、《原生之罪》,包括《破冰行动》,每一次都在现有的类型和叙事的基础上,做了类型的创新或者人物上的创新。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,我们来倒推《无主之城》。

这个项目我们其实做了三年了,初期想的实际上是一个冒险悬疑片,但如果做这个类型,怎么给到用户在视觉和故事层面上一些比较新颖的东西?因为每年这样的剧本我们也能看到二三十个。

其实光这个项目的开场,剧本大概能有十多稿。原本是一个正叙的逻辑。男主角去执行任务,看一个案发现场,然后他去追查这个事件,但实际上当时这个逻辑出来以后,我们觉得这个类型化不够极致,观众还要花10分钟的时间去了解来龙去脉。没有把类型化直接抛出来,你的差异化就不够清晰。

所以在后期做剪辑的时候,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直接就火车开场了,然后把所有前序的时间作为一个插叙和闪回的这种方式,陆续在影片中做了交待,让类型化也更加的极致和集中。

大鱼财经:这个极致和集中的方法也就是爱奇艺在之前类型剧的经验总结?

戴莹: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经验和长期实战下来的一个积累,包括之前《破冰行动》,开场我们和央视的版本就不一样,当时那段戏是说黄景瑜先去抓捕罪犯,然后被村民围堵。但后期我的建议是直接拿掉,我说可以省略前面那段戏。怎么会有一个镇的村民敢去围警察,这个就是这个戏最核心的一个看点,就是冲突。

所以其实在不断地项目制作过程当中,经验的积累,会让我们对于观众的预期和对于一些项目的判断,能够更早一点地提出想法和意见。

我们这次其实就是想做一个具有创新性,强情节的类型剧,在这个基础上把几个元素放在一块,比方说冒险悬疑、AI和人性实验,看上去是一个挺起飞的一个设定。但我们在前期花了很长的时间去跟编剧、导演一起探讨,怎么能让这个故事更加真实,危机点更加明确。

做后期的时候,实际上我有跟制作团队分享《网络迷踪》这部电影,我觉得这部电影拍得非常好。这部电影实拍可能就花了十几天,剩下大量的呈现工作都是在后期完成的,但是完全不影响精彩的叙事,视角非常创新,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我们有启发团队去借鉴技术手段,怎么能跟影片做结合,实际上又给整个影像的制作一个很大的提升。

还有,把AI的元素加进去,怎么去加大这个可信度,让用户能够相信,其实这一点我们在整个的创作过程中都在反复的探讨和研判。这一点上编剧跟我们是非常一致的,他非常能够听得进去我们探讨的东西。

大鱼财经:爱奇艺在剧集方面是否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垂类方法论?

戴莹:坦白来说,市场上敢想的创意者是挺多的,但其实敢投的还是比较少,只有我们敢投这种类型的创新。因为我们有这样的基因。

因为自制内容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KPI,为会员做好服务特别重要。你也会发现垂类用户粘性很强。他不会因为一部爆款剧然后就转移,而是他知道你的平台持续有他想看的内容,所以他的黏合度是非常高的。

《无证之罪》、《原生之罪》做完后,形成了一个正向循环。第一个是经验积累,第二个是吸引力法则,当你不断成功输出这种类型内容的时候,你自己能够积累很好的经验,合作伙伴也会逐渐产生信任,愿意把这种类型给你。因为首先他会觉得你在这方面有制作经验,能跟他互补,其次这种项目确实需要很多方面的运作经验,审查也好,制作也好,整个的用户分析宣推也好,都需要一定经验的积累才能够做好。

对于市场来说,悬疑剧永远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类型,美剧里这种类型的占比非常非常大。用户的需求度是硬性的。在这个基础上每年稳定的生产,然后在原有的经验和内容的积累上,不断地在去做迭代和更新,这个就是我们目前在做的事。

大鱼财经:坦白来说,垂直剧还是有局限,特别是面对一些大众主流剧种的竞争。

戴莹:其实什么时候上都有竞争对手,所以我觉得就做好自己。

我们对于这个剧的预期是能够完成创新就可以了。因为这种剧想大爆挺有难度的,不是常规的大众类的剧,但我觉得它是一个证明市场不断突破的一个类型。刚好在这个暑期的排播策略下面,又起到了一个很好的差异化的作用。

毕竟创新永远是有成本的。在做的时候都要做好这个准备。坦白来说现在大家都会拿《无证之罪》说事,就是说你们《无证之罪》做的挺好的,但刚做出来的时候,大家都觉得你这个格局有点高,不够商业化,但是你做出来,发现它能成为一个市场很认可的内容。如果光害怕,那也不会有下一步。

大鱼财经:但毕竟还是有限制,未来在类型剧上还能怎么发掘?

戴莹:人性的善与恶是永远可以探讨的话题。但是从主流媒体来说,我自己个人感觉现在社会负面情绪是比较大的,所以我们不需要再去加重这方面的情绪,反而应该最后能展现出人性温暖的部分。在影视的作品层面上,我们自己肯定是要往这个方向去引导。

未来这是不会变的一个主题。剩下要变的实际上是叙事手法,人物的设定,这个我们还有很多新的方式。因为我们手里确实还有很多在开发的项目是这样的。

你觉得这个设定挺有意思的,之前没看过;这个人物也挺有意思的,之前可能也没有看过。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们未来要发展的方向。

人的创意是无止境的,之前美剧市场和美国电影,或者是日本和韩国电影,同样是犯罪类型片,它有很多很多的设定,比方说玩人设层面的,玩时间层面的,都有很多创新的角度,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不用去探讨只能挖人性善良,挖不了人性黑暗,它其实有很多的创新角度可以让我们去延展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448696976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